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进击的巨人

我没想到她竟然会哭,一时有些不知所措,瘸着腿回身又向后走去.边走边说:”喂,你到底怎么了?” 她抬头看着我,呜咽道:”你把人家的脚弄断了.还那么凶.”我走到她身边,皱眉道:”真的吗?”话未说完,只见她又是啪地一脚蹬来,一只单排轮直接踩在了我的右腿上.我脚本就疼痛难忍,这下更是躲闪不及,仰面摔倒在地.那女孩騰地站了起来, 朝我嘿嘿一笑,哗哗地向着公园另一头滑去,滑到前面一颗大树下,她拿起一个背包背在肩上,朝还坐在地上不知所措的我甩了甩手,一溜烟就走得不知踪影了. "这个野蛮女人…”我嘴里咒骂着,慢慢爬起,揉了揉腿,还好大腿上肉多,没再受伤.我暗想,今天可算倒了大霉了. 看看手里的表,一瘸一拐地向成都路方向走去.王菲还在唱着:” 什么我都有预感, 然后睁不开两眼看命运光临…”我伸手关掉唱机.从一边的纸盒里抽出一张纸巾,递到白轩面前.白轩呆呆地接过,拿在手上…”我们去哪里?”她忽然问道.”是啊, 我们去哪里?”这个答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.我们该去哪里?我们能去哪里?我笑了笑,说:”你想要去哪里?” 白轩目光呆滞地望着前方,过了会儿,突然说道:”我想去海边…想去海边…” 我踩下刹车,转动方向盘,车身猛地一斜,转过了路中间的隔离带,向着对面的内环高架西藏南路入口开去…车开上了高架,我重又打开CD机,踩下油门,王菲唱道:”还没好好的感受,雪花绽放的气候. 我们一起颤抖…” 时速表上的指针慢慢爬到了130.高架路上的灯光淡淡地洒落到路面…“啊…广哥原来是做这生意的.一定财源广进.”我望着老广笑道.”明人面前我也不说暗话了,成哥同我的关系大家都知道.我和小洪也一向颇为投缘.”我叹了口气,”成哥死后,我还是希望小洪等替他的位置.这里面自然是有私心的.小洪上位后,以后我同月浦的关系就不会断.大家很多生意也会好做许多.所以,我想你们能够站在小洪这边.”老广不说话,嘴边含着笑意望着我.我点点头,说道:”广哥,你这门生意我是不做,但是你今后可以到我的地盘上来做.”我望着老广说道.老广摇摇头,说:”哪有那么容易,到你那边做,我人头也不熟,各方面都需要重新打点…唉…你是不知道,这生意不是那么好做的…”他摇手说道.我颌首道:”这倒也是.这件事情,你让我和小洪商量一下吧.”进击的巨人黄毛开车,车开到友谊路附近的一个排档,伟刚第一个下车,拉开门就看到排档老板挺着个大肚子上来,拉开门打了黄毛一个头塌(打头顶的意思),说:"小赤老昨天做啥,人家找麻烦上门了,亏得你阿哥下午在这里,帮我摆平的,做事情做的夹不清爽."伟刚说,老头子你不要烦了,抄几个菜,兄弟们喝点酒,晚上有活要干. 老板瞪了他一眼回头进去了.我们在排档抄了椅子坐下.

进击的巨人

进击的巨人​‍

回到家里躺上床去,已经快三点了,这么折腾了一阵,我实在是累了,倒在床上便闭上了眼睛,没两分种,我的思绪便飞到了天边,迷迷糊糊就要睡去,突然间,不知道哪里砸来一个念头,狠狠飞进我的脑海,我一个激灵,竟然又醒转过来.我睁大了眼睛,看着漆黑一片的天花板,那个念头一遍又一遍地在我脑中翻转着:”成哥在外面,成哥现在还在外面.伟刚为什么会挑在这个时候动手.成哥这里又内奸,一定有人事先通风报信.”想到这里,先前一连串的疑问便似乎都有了答案.伟刚做掉了成哥.在那里一定会有人跳出来接过盘子.而这都是伟刚安排好的,就和以前陈豪一样.我是万没想到,伟刚会在叶世杰和陈豪都死后,再来搞同样的一手,这手段….哼,”黄静在一旁冷笑着说:”又没人说你,你那么紧张作什么?”听了这话,我不怒反笑:”哈哈哈, 好,你有种,本来你们月浦的事和我就没有什么关系.既然今天你们把话说到这种地步,我周周倒是不能不往这件事里凑了.我倒是要把这事搞搞清楚,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.”这时候,老广站起身来,打起了圆场:”呵呵,周周,你别生气,说你和小洪跟这事有关,那我们谁都不会相信,小洪从小就跟着成哥混,和他的关系谁不知道,何况…何况小洪这脾气,嘿嘿,我瞧他也干不出这事.你周周嘛.”说到这里他看了邵旻一眼,”那是更不会了,那天成哥告诉我们,就是周周向他警告过,金自民要找人对付他.要是周周想对付成哥,还会提醒他注意提防的么?”5我听到这里,心念一动,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直带在身边的MP3来, 按下了录音键,放到了窗口.这时候,李全德又忍不住大笑起来:”真是老天助我.”我本想晚上对你下手.然后推给伟刚,哪里知道周周这小子…” “住嘴…”金老板大声吼道.”你…你他娘的不得好死…”李全德冷哼一声:”那我现在就送你上路吧.”说完,便听到砰的一声枪声响起.我摒住呼吸.紧握着双拳蹲在地下.李全德的声音又在窗外缓缓响起:”你们先走吧,我打电话叫人来.”一旁有人问道:”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…” “怎么办?”李全德嘿嘿笑道:”接下来什么都不用办了,该干的,伟刚和老金都替我干了…哦对了,明天你们去把周周找出来,带到我这里来,要是他反你们的毛枪,那就直接做掉他.”进击的巨人锋锋张着嘴转头看着我,啊了一声,道:”这个人叫周周,平时就爱干傻事,我叫…”他话还未说完,那女孩子就笑了,边笑边说:”你叫什么以后我总会知道.”说着一把夺过我手里握着的手机,开始按起号码来.我张口结舌地看着她,心想:”这人怎么总这么野蛮.”她在我手机上按了几个号码,然后还给我,说:”这是我的号码,我叫庄微,以后有什么摆不平的事情,就来找姐姐我哦.”说罢,转身就走,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.我和锋锋看着她的背影,面面相觑,过了半响,锋锋才开口说话:”周周,碰到这样的极品,你TM真是有福啊.”我不耐烦地推了他一把,道:”极什么极,你少管,这种人我没兴趣.”锋锋有些不平了,说道:”这个…这个庄微怎么了?不漂亮吗?身材不好吗? 人家刚才还TMD帮我考过了交规,那时候你跑哪儿去了?”我白了他一眼,转身走了开去…

进击的巨人

进击的巨人

那个服务生道:”我也不知道啊,他刚才把我叫去,让我请你过去一趟.” 我皱着眉想着,”又是谁呢?无亲无故,会让我过去.会不会是仇人?”想到这里,我心里又是一惊,抬头问道:”你们老板叫什么名字.” “我们老板姓金.”那个服务生说. “姓金? “我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,”啊,会不会就是那个…”想到这里,我站起身来说:”好吧,你带我过去.”旁边的郑辰拉着我说:”周周哥,你一个人小心啊,我跟你一块去.”我笑着拍拍他道:”放心,没啥事儿.我认识他们老板.”说着向他眨了眨眼睛.转身走出了房门."要一辆车,面包车”我说,"车上能坐多少人就去多少人。”黄毛说:"伟刚有辆老丰田海狮,十一座。让凌属蜀来开。" ”凌属蜀是谁?我怎么没听说过。"我问黄毛。黄毛笑着说:”他是跟伟刚混的,一直在宝山这里开黑车,车技很好,我们都叫他老鼠。他开车,你放心。"我点了点头,说:”那算上你我,再找八个兄弟吧。"黄毛说这简单,但是还有一件事,你要想清楚。我说什么事。黄毛看着我道:”你还记得那年伟刚对你说过的话吗?"我皱着眉问:”什么话呀?"黄毛叹道:”你难道忘了吗,伟刚答应让你退出的时候说,他让你走,但条件是你今后再也不出来混,也不会管这种道上的事。否则他会找到你的。今天,你这么一做,就坏了规矩了,而且用的还是伟刚的人…"我低头叹道:”这个,其实我已经想过了。但现在我实在顾不了那么多了。伟刚要找我,那就让他找吧,我总是欠着他的。黄毛点头说:"你既然想好了,那我就不说什么了。我现在去找兄弟找车,晚上6点在我家门口见。"我点头说好。九月份的天气,白日里依旧笼罩着毒辣的阳光,到了晚上,便起了阵阵的凉风,吹到身上好不舒爽.我回到家里换了身干爽的衣服,出了门便走在永清路上.一路看见两旁都是坐在藤椅上打牌乘凉的大人小孩,心里忽然感觉很是安乐.其实能够天天过上这种生活,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.我对自己说道.这时候,忽然听到对面有人在喊我的名字:”周周,周周.”我顿下脚步,侧头望去,便见着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对面正向我挥手.看到这个熟悉的身影,我的嘴角牵动,慢慢露出了笑容.”锋锋.”我叫了一声,就向着马路对面走去… “tmd,你怎么晚上有空出来瞎逛啊,我还以为你在饭店忙着呢.”锋锋眨着眼睛对我说.我捅了他一拳说:”正好出去有事,中午人太多,没有照顾到你.你别怪我哦.”锋锋嘿嘿笑道:”本来中午有事和你讲,但没有找到机会.你太忙了.现在倒是正好碰到你.” 我歪着头问啥事呀,锋锋搂着我,说:”兄弟,我们一起去学开车吧.” “什么? 学车?”我问锋锋道.”怎么会忽然想起这事情来?”锋锋嘿嘿笑道:”我哥买了辆二手车开,我看着手很痒,哥就让我去学车.说学完了就把这车送我.” “嘿…你可爽呀.”我踢了锋锋一脚.”怎么样,陪我一起去吗?”锋锋又问我.我想了想,点头道:”好,反正最近也没啥事情.去就去.” 锋锋笑道:”太好了,我明天就去报名,帮你一道就报了.”我点头说:”那你去办吧.有啥事情通知我.”我看了看表.又说:”我得走了,回头联系.”锋锋笑道:”那你去吧.有事我打你电话.”告别了锋锋,我到路边打了辆车,向着欧阳路李全德的公司开去…进击的巨人我正混混沌沌地想着,就感觉有人拍我的背,转头一看,却原来是黄毛.”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?”我惊讶地问黄毛,”我怎么没看见呢.” 黄毛说,”我进来的时候你正低头发呆呢,想什么呢?”我叹了口气说:”想着阿强的事情,觉得他挺惨的.” 黄毛嗯了一声,说,”昨天伟刚说到你了.”

编辑: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