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阴阳师

  往往难得有人穿博士服能好看的,可是邵炜偏偏是一个例外。苏措笑盈盈问:“师兄毕业了去哪里工作?”  “是的。”  “下床而已,没什么的,”苏措无所谓的笑语,“医生不是让我多运动么。”阴阳师  果然是做什么错什么。苏措叹口气,但是又觉得这几个人脸上啼笑皆非的表情很好笑,就真的笑出来:“这不是我的错。师兄,洗衣费你找苏智要去。”

阴阳师

阴阳师​‍

  那名女生叹了几声说:“苏措啊,真的是非常漂亮,气质也很好。每次她来找苏智,班上的男生眼睛都直了。她现在有男朋友了吧?”  陈父不表态,看着棋盘若有所思;这时候门吱呀一声,陈子嘉推门进屋,端着茶放到桌旁,殷勤的说:“下很久了吧。”说罢又看棋盘,问:“谁赢谁输?”  清晨时分苏措重新回到宿舍,因为是周六,所有人都还在睡懒觉,窗帘拉着,光线很暗。她把复印的一沓笔记和每门课的重点放到自己桌上,然后去浴室洗漱。她竭力放轻动作,可她还是发现有人被吵醒了。  苏措:明明困的要命……阴阳师  “怎么了?”杨雪睡眼朦胧的问,“你不是才下火车,怎么不多睡一会?”

阴阳师

阴阳师

  前几天下了雪,室外很冷。夜空无云,一轮寒月悬在黑沉沉且一无所有的天空上,孤孤单单,看上去让人感觉更凉了。  滑冰场之后几天,陈子嘉带着苏智来找过她。尚未开学,学校里人不多。三人对坐在冷清的食堂一角,苏措觉得仿佛时间回到两年前,她第一次来学校报到的那段时间。陈子嘉穿着白色体恤黑色长裤,肩上挎着书包。因为两人刚从西大骑车过来,气息有点喘。苏智一声不吭,就是不开口。  蔡玉想一想:“一年了吧,就是你上次离开后不久。本来想早点让你来看,但是我知道你是一有空就会来,现在肯定忙,不然早就来了。”阴阳师  谭乐在一旁乍舌:“啊,那个男人长的真不错。”

编辑:
返回顶部